李氏宫斗:朝鲜版“玄武门之变”


第一次王子之乱剧照  中国历史上的夺嫡之争多兄弟相残、血流成河,朝鲜王朝也不例外。朝鲜太宗李芳远在政治上建树卓越,但就像宣武门之变成为李世民一生为人诟病的污点,李芳远的上台也经历过一场腥风血雨。  1398年8月26日,朝鲜王国都城汉城,笼罩在血雨腥风之中。  31岁的王子、“静安大君”李芳远,发动军事政变,率兵冲入王宫景福宫,直趋东宫“资善堂”,将其异母弟弟、年仅17岁的世子(王位接班人)、“宜安大君”李芳硕乱刀斩杀,另一异母弟弟、年仅18岁的“抚安大君”李芳蕃亦同时被杀。  得手之后,李芳远率军又杀入了开国一等功臣、封号“奉化君”、实际上的首相兼二号人物郑道传家中。56岁的权臣郑道传此时正与其好友、世子的岳父沈孝生交谈,被乱兵砍死。  朝鲜最高领导人、63岁的朝鲜国王、李氏朝鲜的开国君主李成桂,自此被完全架空。  这几乎就是中国唐朝开国之初“玄武门兵变”的再现。吊诡的是,朝鲜的这个新政权,亦一直宣称自己就是唐朝皇族的后裔,尽管不少人怀疑他们其实是蒙古人或者女真人的后代。  这场朝鲜版的“玄武门兵变”,史称“戊寅靖社”或“恭昭之难”。  朝鲜王朝成立之初,困扰朝鲜王国的最大问题,既不是内政,也不是外交,而是权力继承。  王位继承方式,无非是立长和立贤两种选择。李成桂共有8个儿子,前6个是韩氏所生,后两个是康氏所生。长子、“镇安大君”李芳雨已死,因此,按照顺序,次子、“永安大君”李芳果实际居长,如果立长,应该是他。而如果立贤,则8个儿子中最有能力的第五子、“靖安大君”李芳远,是不二人选。  问题在于,李成桂十分宠爱康氏及其所生的两个小儿子。最初,李成桂计划册立康氏所生的第七子、“抚安大君”李芳蕃。《朝鲜王朝实录》记载,因为李芳蕃为人“狂率无状”,功臣们难以接受,纷纷劝谏,李成桂于是选定了康氏所生的另一儿子,排行第八的“宜安大君”李芳硕,将其册立为“世子”。既不立长,也不立贤,这样的王位传承,为此后的兄弟阋墙埋下了祸根。  为了确保幼子即位,李成桂又将辅佐幼子的重任,交给了郑道传。自此,郑道传不仅手握军权、政权,而且还掌控了最高权力接班人的培养大权。  最为不满的,当然是功劳最大、势力也最强的第五子李芳远。李芳远除了经常随父出征所立战功之外,最大的功劳在于当年曾当机立断,诛杀了反对李家父子的高丽王朝重臣郑梦周,为李成桂篡位清除了障碍。  刺激李芳远夺嫡的很大因素,在于郑道传的步步紧逼。  郑道传受命担任“世子”师傅后,借助维护世子接班的名义,更加积极地部署军队整编工作,计划收编王子们手上所拥有的“私兵”。他还建议李成桂,学习朱元璋的做法,“分遣诸王子于各道”。但是,无论是分遣王子,还是取缔“私兵”,这些建议都没有得到李成桂的同意,却引起了李芳远等王子们的忌恨。  李芳远也试图对郑道传予以还击。他的属下卞仲良、李荟等上书李成桂,建议解除郑道传兵权,认为“兵权宜在宗室,政权宜在宰辅”,郑道传却手握兵权与政权于一身,不是国家之福。这一建议,也遭到了李成桂的痛斥,卞仲良等人被流放。  显然,李成桂试图在几个权力集团之间,保持平衡。然而,这是十分危险的游戏。  双方都在加快部署。在郑道传的努力下,李成桂同意延聘沈孝生之女为世子妃,而沈孝生是郑道传的至交好友。此事办妥后,郑道传或许认为自己得占上风,遂开始与沈孝生等密谋翦除李芳远势力,计划诱骗王子们入宫一举歼灭。这一计划被李芳远的同母胞兄、李成桂第三子、“益安大君”李芳毅侦知。于是,李芳远、李芳毅等同母兄弟5人,集合各自的“私兵”,提前动手,爆发了“戊寅靖社”事件。  政变之后,李芳远并未立即即位,而是逼迫父亲李成桂将王位传给了实际排行最大的第二子李芳果,此即定宗。两年之后,李芳远又与四兄李芳干,为了争夺继承权而大打出手,李芳远再度获胜,流放了四兄。二哥李芳果也赶紧将王位让给了李芳远,自此,朝鲜政局才稳定下来。  在朝鲜发生血腥宫斗的同时,大明帝国也在经历着规模更大、更为惨烈的内战——朱元璋第四子朱棣,为争夺王位,发动战争,最终夺得了政权。正因为自顾无暇,大明帝国对于朝鲜发生的一切,毫无兴趣,未进行任何干预。

关于作者: admin

本文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由作者授权站点发布,如有侵权,请联系站长删除!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评论列表 人参与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